大风号出品

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二是党的指导思想是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科学指引和行动指南,必须全面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真实故事计划 <更多内容 2018-08-19 08:30:25

原标题:艾滋病老人, 被欲望击垮的晚年

社会默认老人不需要性,但实际情况是,欲望并没有因为性器官的老去而萎缩。这样的错位,成了艾滋病滋生的温床。

NO.

339

我是一名护士,在成都一所公立医院的消化内科。正常来说,我们只需要处理一些常规疾病,病人来自周围小区,交上一千块钱的门槛费,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

四川省内凉山地带,一直是缅甸云南向内地运毒的必经路线,相比于一般的城市来说,作为四川省省会的成都,艾滋病患者更多,我们科室也偶尔会遇到病患。?

遇到的第一个艾滋病人是个普通的个体户老板,三十多岁,打扮体面。一开始只是因为吃不下饭来看医生,但是一项项检查做完都没问题,最后发现是HIV 阳性。

医生把他请到办公室去谈话,进门之前兴高采烈和病友聊天,出来就像换了一个人。

剧照| 最爱

相比于这种被突然发现的情况,艾滋病在老年人里蔓延的速度更让我惊讶。2017年,老年人首次被国家列为艾滋病防控的重点人群。不过,和年轻人输血、吸毒、高危性行为多种传播途径不一样的是,老年人的患病途径异常单一。?

这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叫车庆林的老人。?

14年春天,很平常的一天。我在住院部,刚升为护理组长,管理十二张病床。这天急救车送来了一个晕厥病人。

他就是车庆林,年龄62岁,头发白了一半,长期从事体力劳动使得他脸色黝黑,看起来像七十多岁的老人。他安静躺在病床上,我给他量血压,他伸出手,手指蜷缩如鸡爪。

介绍完病区环境和主管医生,我请他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他有些不知所措,我又解释了一遍,把笔递给他。“哎哟,我好多年没写过字了。”接过笔,他有些不好意思,以一种别扭的姿势用力攥笔,一笔一划在签字栏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字迹很重。

我告诉他,住院病人要留家属联系方式,他踌躇半晌,写下歪歪扭扭的车庆松三字,关系一栏他写下“哥哥”。我和他说关系不能写哥哥,要写“兄弟”。?

“老师,给你添麻烦了。”我给他重新拿了张签字单,他这次正确填完了。

“还有电话。”我指着联系方式一栏提醒道。“我不记得,要看看。”他从外套里掏出一只老式诺基亚基础款手机,一个一个翻出电话号码看,入院介绍和签字花了半个小时才完成。

输液的时候为了缓解他的紧张,也为了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我一边操作,一边和他聊天。?

他是位农民工,曾经有过一段婚姻,还有一个儿子。但是由于夫妻感情不和,两人早早就离了婚,之后的这些年也没有再婚。?

“你儿子多大了?”我好奇地问道,心里纳闷他为什么联系家属没有留儿子。

“二十八了。”

“做什么工作哟?”我笑着问。

“成都的银行上班。”他嘴唇紧闭,抬头专注看起电视,可能和儿子的关系不大好。

车庆林的体重在三个月之内下降了十二斤。

一开始,由于他的血液分析结果,主治医生怀疑他是白血病。住了一个多星期,症状却没有减轻,脸色发黑,嘴巴发白起皮,肋骨根根突起。

医生给他做了两次骨髓穿刺,一寸多长的钢针打入他的髋骨,粘稠的淡粉色骨髓被抽出。他疼得咬牙切齿,却能坚持不动。

两次结果出来,没有明显异常,大家想起了另一种会引起发热和白细胞增高的疾病,化验结果很快就出来了,HIV抗体阳性。

剧照| 最爱

车庆林得的不是白血病,是艾滋病。在下午安静的走廊里,我扶着他去办公室。知道结果的时候,他张大嘴巴,露出几颗黄黑的牙齿,保持这个姿势好几秒。我们以为他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正准备向他解释,他却动了,脸上似哭似笑,轻轻叹了句:“咋是这个病?”?

我们心里也是崩溃的。他在科室内住了大半个月,大半的医护人员都接触过他的血液。科室里一片死寂,护士长拿来了职业暴露表格单,我们围着长长的办公桌,写下自己的名字。?

在医院,这样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的担惊受怕后,我的心早就麻木了。大多医护人员都是及时行乐的享乐主义者,因为明天真是太飘渺了。填完表格,每个人抽了一管血送去化验,然后继续工作。

等到他消化了一天,我们委婉建议他转院接受专业治疗。他听了我们的建议,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就住这里,不折腾了。”传染病医院在市中心,是一家很有名气的三甲医院,各种费用都比这边高出三分之一。虽说艾滋病国家有补助,可是那只是艾滋病的药品费用,用药检查都需要他自己掏钱。另外一个问题是,市中心离他家有三十多公里,带东西、家属照料都不方便。

“还是你们这儿的老师和气,我信你们。”他轻笑着说道,眼神中却有说不清的东西,我不敢看。大家知道,他再信任我们,这个病也没法治好。

我们只能把他转进单人病房,每天进行空气消毒和地面消毒,垃圾专门放置。

自从知道自己患上艾滋病,车庆林变得沉默起来,不是在睡觉就是发呆,电视不看了,病房不出了,安静得可怕。?

考虑到他的情绪,在不涉及血液和体液接触的情况下,我和医生尽量不戴手套与他肢体接触。慢慢地,他开始愿意回答我一两句话,但一问到染病的途径,他就把脸扭过去对着墙。

可我们要上报,没有办法,只能通知家属。车庆林的哥哥、弟弟和老母亲围在病床周围,老太太哭成泪人,两个兄弟连病床都不想靠近。我们让车庆松和他交谈之后,他才承认由于单身多年,和一些失足妇女有长期的不洁性生活史。?

“我这是活该啊?”他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你不要这么说。”?

“你为啥子不再婚?”医生合上病历问他。

“没得钱,有哪个女人愿意跟着我。”他自嘲一笑,“离婚后,我的生意就赔了本,去外面打零工,工地上爬滚,女人看都不看我一眼。谈过一个,是个离了婚带孩子的,在工地上烧饭,只好了一年就散了,天天就是找我要钱,根本不想和我正经过日子。”?

“你怎么不用安全套呢?”医生叹口气,“社区有免费发放的。”

“羞都羞死了!人家要戳断脊梁骨的!”他摇摇头,“我哪敢去拿?这样的新鲜玩意儿,拿了我也不会用。”

他又加了句,“她们也没说要用。谁晓得会得这个病?那不是外国人得的吗?”

车庆林嘴里的“她们”是一群徘徊在工地附近的妇女,我也见过一次。

有次我和同事出诊回医院,路过一片偏僻的工地。一个大姐过来敲车窗户,我在后座睡觉,听她殷勤地邀请开车的男同事下去玩玩。

那些妇女年纪不小,从三十多到四五十岁不等,专找些单身汉做生意,看见车就拦,一次只要二三十。

抛弃掉生活的希望后,性的获得变得简单,快捷又经济。?

“他没文化,什么都不懂。”站在走廊尽头,车庆松一脸嫌恶,“这真是丢人!老车家的脸都丢尽了,他不光害了自己,还要害大家。”他望着我们,一脸无奈。?

剧照| 最爱

“还不如得白血病,那个至少不传染。”弟弟皱紧眉头。?

医生建议家属把车庆林接回家,度过最后阶段。“那不行。”车庆松大叫道,“他这个病,不能回家,就在医院里。”我注意到,车庆林的嫂子弟妹和姐妹都没有来。?

“对,回去怎么行?”弟弟也连忙摆手。

我说他现在的情况必须需要一个看护,没有家属留陪,绝对不行。车庆松犹豫了半晌,说他一定想办法。老母亲一直站在边上抹眼泪,说完话,他们逃跑一样地拉着老母亲匆匆而去。

车庆林再也没能离开医院。?

住到一个月的时候,他的病情开始急剧恶化。先是发高烧,每次体温都在41°以上,酒精擦浴、退烧针都没有效果。高温一直持续,他的脸像一块烧红的炭,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实习生和新来的护士都不敢进他的病房。

好不容易退烧了,他的身体开始脱皮,红彤彤的胳膊看起来十分诡异。打针时,压脉带一系,整条胳膊就变紫;压脉带一松,皮肤就裂开,血液顺着手臂流下。血管变脆了,一个新扎的留置针,用了不到一天,再次输液时,皮下渗出一个大包。

有次他正和我说着话,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好几分钟后,他才缓下来,松开捂着嘴的手,我看见手心里都是血。

“秦老师,我怕是不行了。谢谢你们,现在也就你们不嫌弃我了。”他说。对我们,他一直怀有很强烈的负罪感。平时有眼生的护士来量体温,他都要向特别说明:“我是艾滋病,你们要小心。”电子体温计,根本不会接触皮肤。?

然而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开始神志恍惚,一瓶液体还没输完,手上的针就被扯落。

艾滋病晚期,需要专人照看,医院连个上特护的人员都抽不出,只好再次联系他的家属。

医生给他的兄弟打遍了电话,家属们不愿意来医院照看病人。请护理员,他们的条件差,出不起钱,这个病给钱估计也没人来,最后家属告诉了我们车庆林儿子电话。?

电话打通了,来的却是个黑胖妇女。

“我是他从前那个。”她的嗓门很大,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涤纶衣服,一张脸圆乎乎的,看不出年龄。这是他的前妻。

她有着川渝地区特有的干脆泼辣,我把手套口罩给她后,她收起来,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边看着吊瓶一边绣十字绣,两米长的孔雀牡丹,上面密密麻麻爬满五彩绣线。

车庆林扭动手臂的时候,她套上手套,胖乎乎的大手按住他胳膊肘。“莫要板!你都这样了,莫要再害人了。”她来了后,车庆林虽然还是神志不清,却没有之前的狂躁了。?

剧照| 最爱

我问她怎么愿意接下这档子差事。她苦笑:“莫得办法呀。他们都不来,喊我儿来,我儿今年婚都还没有结,我替我儿来,我个老太婆,我不怕死。”?

“他就是害人。以前年轻挣了钱,在外面找女人,把钱给外人花,不然我们也不会离婚。”她朝昏睡的车庆林努努嘴,“老了,还是死在女人身上了。”

她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开一家小饭馆,后面又嫁了个老实人,一人养家,供儿子上大学,没要车庆林一分钱。

她嘴里骂,心肠还是软。车庆林大小便失禁,床上得铺一次性床单,上面再铺护理垫,臭气冲天,她力气大,一把将病人翻身,动作极快的擦洗,一人能顶两个护工。?

车庆林的儿子在休息时也会过来,高高胖胖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衬衣深色西裤,看起文质彬彬,一点也不像车庆林,他像母亲更多些。他总是坐在医生办公室,听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说。他的话很少,提起父亲来低着头,声音很轻。他在病房的时间也不多,通常是看一会儿父亲,和母亲说几句话后安静离开。

车庆林早就不认识人了,对着儿子也说不出话。但他还记得前妻,她喂饭,他会听话张开口;她和他说话,他会哼哼回应两句。我用电筒照他的瞳孔,指着人问他:“车庆林,这是谁?”?

“这是我老婆。”他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完全忘了他们已经离婚多年的事实。胖妇人站在一边,仰着头望着窗外,使劲眨巴眼睛。?

住满两个月的时候,他开始长时间昏迷,医生建议让他回家。这边农村的风俗,病人在自己家里咽下最后一口气比较好。家属们却纷纷摆手,依旧不同意。?

车庆林咽气不久,抬尸人就赶了过来,一个黄黑相间的PU袋子包裹住他,两个工人轻松扛起他。

他的家属们走得匆忙,既没有在病区烧黄纸,也没有在楼下放鞭炮,无声无息地就奔向了火葬场。

作者秦月,护士

本文来自大风号,仅代表大风号自媒体观点。

凤凰争鸣微信号

来点暖心的!
扫这里

凤凰精品

  • 真实故事计划
  • 暖新闻
  • 热追踪
  • 在人间
  • 军机处
  • 洞见
友情链接: 人就在江湖 蓦言勿语之四神校花 九世奈何桥 我的高中三年,我的青春无悔 归来的天尊 绝望开端 小李修真日记 墙里的女人 主神空间的三剑客 此间梦长 抗战之血染山河 风云录之封天神帝 我为莽苍 魔龙I天际 玄鸾逆世 归明记 论一个学霸的自我修养 终极盗圣 2008金融大亨 剑饮山河潮 风起琅琊 重生之踏碎虚空 余东风 紫薇之光 七诀剑 墨氏英雄 撒旦未亡 源计划的二次元之旅 东方野乙析 神途缥缈 谜界末世 永恒血帝 八龙珠传 稍微修个仙 尚雅居的灵异日常 元素大陆传 世间小玩家 海贼法则 命,术 紫源记 逃生丛林 妖鬼奇异录 尘天记 巨型恐惧 年少我本轻狂 玄苍封神 正面对决 末世混乱纪 只是个三流侦探 创世神的养成计划 玄界行 踏道成天 万仙记 南国公 庶子家有个河东狮 血海道人 鬼葬诸天 博士下乡记 心中无悔我自逍遥 带着萝莉去收妖 玩骨头的领主 天荒都市 二次元的无冕之王 神秘之无上存在 凡泣 聪明的小乌鸦 西游之气血长河 沙漠神迹 修炼道心 校院邪少行 史诗魔尊系统 三国之兵 悲王末路 叫我大王 亘古灵侠传 降临地球之超神 季汉史 吞噬魂帝 枉生记 繁星中的黑洞 方圣 当时以为我死了 穿越途中,无敌之后 原始创造 塑风 我的大银河 铁匠异界闻 荣耀之王者战迹 称霸世界的人不一定是男的 天武宇宙 型月抽奖系统 变身枪王萝莉 哥特江湖 驿骆梨花致王源 寒门之志 九浮屠 梦幻情歌 旅者异闻录 轶事奇谈 魅与船 征服王者世界 海贼王之万人之上 我的右眼有扇次元门 妻乃并肩王 模块战争 归零之后会如何 超体学霸 寻神途 地球,2100年 奥特曼超能系统 系统创造世界 无趣少年的喜剧 小中医异界录 逆世盗贼 守星学院 盛神之王 游戏世界大乱战 无极神宠 华之鼎 飞羽漫天 妖孽兵王俏校花 网游之逆天奇 水浒之堂堂华夏下 圣神经 九十九号便利店 天地盗 我有一个恶魔老板 消逝在时光中 重置的彼岸花开 纣临 青天阙 无知与扭曲 帝夫 无限之诸君黄昏 诸天英魂系统 异世之炎黄再起 异界无尽任务系统 红魔继承者 弑天玄神 玄龙域 众生证道 心城I 重生之长青大帝 假面铠装 神吾 乱枪 小城闲人 山河异世 从零开始的海军之旅 史上最强超级位面交易系统 神说风起 盛世,如你所愿 重生之逍遥大明星 诡店异事 序妖师 兔修 星河之武 我的右眼有扇次元门 镇魂街之无上王者 一拳的继承 漫威之真君显圣 成为丧尸的生活 异界修仙之拯救世界 山西唐隐村 重生少年游 我在极北道院那些日子 越灵武神 我的左手有丹炉 一夜发白 孤儿流浪之王者再现 破九霄蹉跎 别害怕,我就是吓吓你 新纪元之王 千古战神在都市 MU之白金骑士 高达之曙光 幸福神豪 崩坏!二次元世界 噬城 恶魔左手,上帝右手
友情链接: 锋行天下 我是僵尸,我为苍生 木叶之咖啡店主 苏醒的神明 火影之最强止水 道之天下 九幽魔谷 给我那盏灯 魂然不知 全职银弹 其实青春有梦 小人物的异世界旅途 魂镫 校园之弱者自强 斗破苍穹之先玄传说 篮球高手 二次元之综漫世界 姜氏春秋 少年奇异之旅 三国之千年之后 那年那人那个冬 男神逍遥美利坚 异世现代战争 大灵探之百灵大陆 我的小城,我的故事 漫威世界的九头鸟 无限世界之体验人生 九天鲲鹏系统 三战纪元 在我的魔法面前跪倒吧 凡都鬼事 九重武神,金箍传奇 完美反派行 龙人登月传 最强巅峰人 风雨亦同舟 灰色尽头:根源 卧龙无悔 艾兰德年代记 保卫联盟 海贼之自由皇者 瓶中的世界 重生之隐道者 史上最强导演 传说之剑灵 两个死神 收敛你的傲气 末世之光——未来 升官发财系统 封凌九州 大秦将魂歌 真的不要看 幽宅魅影 雪王国 黄粱绣 超神学院雄兵连后传 仙命天晓 异世之随行 冒死再记录 英雄无敌之十五神兽 地星征途 恐惧杀机 将尽 都市最强败家学生 乱葬纪 电影世界穿梭门 九界九重天 青莲剑侠 顽童的成长手册 时光的囚笼 网络情缘之追爱 墨夏莫云约 缘之空的美好物语 英雄无敌之魔法传奇 尖岗青岩镇 往事越千年,万年后往事 科幻穿越 往事疼 山海憋宝实录 重装手机系统 职业王朝 白驹间隙 杂想法 在异界真的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吗 无上魔格 阴影下的真探 风的崛起 卧底囧探 月黑风高2015 科创天穹 三国的血与泪 神仙幻想 玄黄方真劫 唐时夜 夜说鬼话 造化之珠 赤怒 抗日之烽火系统 我与出道那些事 灵道天乾 高秀的世界 究极吃货系统 都市之修仙传奇 忠龙传之飞龙在天 我是大妖精 仙境豢龙 燧皇纪 铁军争鼎 重生为狐——一世倾城 摩尔特之月 道宰记 圣道天帝 阴阳:阴 穿越之梦半生 快穿之黑化女配逆袭路 叶一舟 如来传说 聊斋灶王爷 戴起摘下 万古开河 英雄联盟之仙魔争锋 移动城市 上异变之魁 王的终末之旅 贤者的万事屋 世界蜕变之超能现实 灵源之异界圣魔之战 神门百炼 白牙海贼团 野墟 浪客的江湖 黑暗三公主的复仇 天之骄女:神医有令 噬灵绝 二次元终结 无敌的我从幻想乡开始穿越 末日记之新纪元 梦知起源 苏三的刀 创世王录 灵御卫 帝临玄黄 西游科技 我在末世50年 苍穹逆尊 锻造师系统 洪荒子欲争天 香水有龙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最强神话学院 论段子手的作死日常 战争之王重回都市 我期望的二次元生活 通灵少女,鬼我来捉 幻月蓝殇 丹心御神权 嘿!我的姑娘 混沌与毁灭 修罗魔院 鬼姐 诗轩 逆天之变身灵帝 赤登九霄 好莱坞的奇妙之旅 佛魔归天 斩赤瞳之征服一切 飞升之国 生存记录旅 黄皮笔录 画卷江山 调解 变神传 王者荣耀之英雄国度 重生之警界传说 万植主宰 画江湖之不良人原版 空幻战 极限天圣 无限之修炼者 鬼马津律